天生我才必有用+生命的奔流(天我续写)

江南一叶&楚生狂歌

青春校园

本故事发生在距地球38万光年的银荡星系里一颗叫做胡述(因为距地球正好38万光年,地球 ...

杏书首页 我的书架 A-AA+ 去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手机

             

第五十七章、事出他因

天生我才必有用+生命的奔流(天我续写) by 江南一叶&楚生狂歌

2020-1-30 16:05

  我起身下床,开门出去。却见许晴坐在床边,还在用毛巾擦着石中天的头发,脸上红云未退。见我出来,许晴一惊,显然是忘了还有我在里面。我看她脸上又是一红,一手捡过她那条湿湿的小内裤,塞到石中天的身下。
  我又到了客厅,张宁和姐姐都还在,见我出来,都问我身体怎么样了,是不是好点了。我现在当然已经恢复正常了,头也不晕了,脑子清醒多了。
  许晴也来到客厅,打算送我们出去。张宁和姐姐见她脸上还带有一丝红云,也是微微一笑。张宁道:“表姐,表姐夫可是很久没象今天这样和你亲热过了,看来表姐夫的病情大有好转啊。”
  当然,这也是安慰的话,看石中天现在又睡在床上的样子,哪象是大有好转的样子。而且据我在他体内的观察,他的机体正在被逐渐锓蚀着,还不知道再这样他还能支撑多久。
  我道:“最好让医生再来检查一下,我怀疑他是被人下了药了?”
  张宁看了我一眼:“你又来充什么侦探了,这里可是高级特护病房,请的医生护士,用的医疗仪器都是最好的,有没有下过毒,还能看不出来?”
  我说:“并不是什么东西都能用仪器看出来的,没听说有些慢性毒药,要过好多年才会慢慢发作出来的吗。我怀疑石中天会不会象电影《追捕》里的杜秋一样,被人下了迷幻药,想让他供出什么秘密来。也有可能是因为用药过量,结果把他弄成了现在这个样子。”
  张宁道:“我就知道你这小鬼是小说电影看多了,在这里乱说。”
  我正言道:“这不是我乱说,是我感觉到的。你们应该知道我是有特异功能的,刚才我在里面头晕的时候,就好象感觉到石中天身上有一股药物在侵蚀他的大脑。我想你们该让医生给他大脑作个CT什么的,好好检查一下。”
  张宁和姐姐都有些半信半疑的,张宁在靶场和柔道馆二次见过我的异能,平日的口水美容、体香催情也都是常理无法解释的神奇现象,而姐姐更是看着我长大的,知道我有异能在身。但现在的这种觉察别人体内的情况还是头一次听我说起。我当然不会说我刚才是化身为石中天对许晴上下其手,不然,三个女人都会要了我的命的。许晴自然是羞愤交加,张宁则是吃醋呷酸,而姐姐则是怪我太下流。
  高级病房的办事效率当然比起一般的病房要快,很快,石中天就被送去做全方位的检查。石中天这回失踪,医院方面也是大为紧张,毕竟是院方看管不严的责任。许晴已经将医院告上法院了,要求医院方面赔偿精神损失,当然,这个数目绝对是个天文数字。石中天本来已经大有好转,现在变成弱智的样子,任何法官都会判医院败诉的。现在医院方面对石中天也很重视,生怕又有什么地方没做到家,被许晴再告上一回就惨了,这对医院的声誉可是有重大打击的。所以,石中天一经找到,就已经对石中天作过了全面检查,当时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之处。但现在许晴要求再检查一回,医院方面也是没有二话,反正许晴的一切条件都满足,还想力图能和许晴在庭外和解呢。
  很快,脑部扫描就出来了,就和我刚才在石中天体内感觉到的一样,在他的脑部有一个小块阴影区,但很奇怪,这一小团阴影,象是大脑本身出现了空洞,有点象空心状的蛛网。医生也还是头一次见到这种奇怪的现象,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造成的。至于血液分析,时间要久些,要明后天才能出来。
  许晴、张宁见我真有特异功能,都对我寄予了厚望,问我能不能知道是谁干的。我哪有这么厉害啊,刚才那些还是因为我从石中天的记忆中搜索出来的。至于那二个挟持石中天出医院,又讯问他,并给他注射的人,在我的脑海中面目都是一片模糊,让我何从说起是谁干的。
  我问许晴:“石中天是不是参过军,或者是什么武器爱好者,熟悉兵器操作。另外,他有没有练过柔道什么的?”
  许晴道:“他是在美国念的书,后来也没回台湾,没有服过兵役的。我和他认识这么久,从来没见过他对武器方面有兴趣,连军事新闻都很少看。至于柔道,也就是和张宁她们去过几回,也没多少兴趣的。”
  妈的,这就奇怪了,难道我脑中的记忆错了,我的记忆中石中天可是对武器、武术方面都有些研究的,想当初我在靶场时可就是枪枪都命中靶心的,这应该都是石中天的技能传递到我头脑中发挥的作用啊。是不是石中天的身份并不象他外表这么简单,而是另有其他身份。妈妈的,这可就越来越复杂了,他该不会还是个间谍什么的吧,后来和许晴结婚后,想洗手不干了,结果组织上不同意,或都他手上有什么别人想要的东西,结果遭到了追杀。他妈妈的,以后还是少看点小说为好,现在弄得我把什么事都想得很复杂的样子。
  我又问了许晴一些东西,发现石中天刚和她认识时,每隔几月就要出国一次,但都是因为业务上的正常联系往来。和她结婚后就很少出国了,一般也就是到香港。从表面上看这也没什么可疑的,石中天作为公司的老板,尤其他手里的还是一家高科技公司,经常出国也很正常。但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头,什么原因说不上来,这应该是一种直觉吧,我总觉得石中天真正的背景不会简单。这或许是我看小说太多了,但有时直觉比一些表面的证据更有用。
  当然,我的努力也就到此为止了,我毕竟不是侦探,我也就能凭空想着推理一下,真让我去解开谜团我还没这能耐。石中天的大哥不是黑社会的吗,而那个石小玉不是说她手里有个什么情报网,他们兄妹应该能想出些办法来进行调查吧。不过我想石小玉的什么情报网应该也就是搞些什么经济情报什么的,真敢搞什么军事方面的东西,那可就是活得不耐烦了。现在台湾阿扁兄每天叫着要台独,国安局还不把这些台湾的谍报网看得紧紧的,一有犯规越线,马上就给一锅端了想到这,我不禁又想到了王克铭,这家伙胆子还真不小,好好地弄些经济方面的情报也就是了,还想顶风作案,居然想弄什么军事方面的情报,这不是找死吗?现在上海国安局的二个警察已经盯上他们了,想顺菔摸瓜找到他们的“上线”我想他的好日子应该也不会太久了。只不过他们手里的磁带是个麻烦,要没这东西,我早就上安全局把他们给揭发了,哪还能让这小子这么猖狂。我想安全局的人应该会把这东西还给我们吧,可不要当什么证据留在局里,每天闲着无事听几下当消遣。我可是对安全局的人有些不放心,我听丁玲说,她去她爸爸那里去,就经常看见有几个家伙把没收上来的黄片挑出几盘“精品”留着自己享用,我曾让她给我弄上几盘,却被她骂色狼,下流,不就几盘黄片,至于嘛,在网上比这更精彩的东西还多的是,只要你是宽带,随你下多少。可恨姐姐为此就不给我装宽带,现在我家里还是用小猫在上网呢。天下乌鸦一般黑,公安局的这样,安全局的也好不了哪去,他们不是经常对目标进行监控吗,说不定不能经常看到目标人物的“现场演出”呢,这可比黄片精彩多了。
  虽然我也没能再提出什么更有建设性的建议,但许晴对我发现石中天的特异处还是很感激的。至于下一步的调查,她会让石家兄妹着手处理的,他们是黑社会的,应该有些门路。
  出了医院,我刚打开手机,就有电话进来。
  我一看,是林诗怡打过来的:“小新,刚才怎么关机了,找你半天也找不到。”
  “我刚才在医院看望病人,当然要关机了。怎么,你现在已经到香港了?”
  “是啊,我们刚下飞机不久,你在哪里,我来找你。”
  她还真能找啊,我告诉她我酒店的地址和房间号,让她晚上来找我好了。现在可是国际漫游,钱贵着呢,就长话短说吧。
  张宁看着我:“怎么,又有女朋友找上门来了?你这小鬼还真有女人缘啊,到哪都少不了女人。”
  我有些得意,道:“是啊,你吃醋了?”
  张宁在我背上狠拧一下,道:“死小鬼,你还来劲了。”
  不过这回我倒是不怎么希望林诗怡这么快来找我,我现在正对石中天的事发生兴趣,想弄明白我和他之间究竟有什么联系。我刚才在他体内观察时,发现他的体能正在一点点地被药物侵蚀着,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药物可以治愈,如果治不好,石中天又还能有多少时日呢?乘现在我在香港,能和石中天进行交流之时,我想把他的事弄明白一些,等我离开香港之后,就不知道还能不能再和石中天联系上了。




  
上一页

热门书评

返回顶部